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血蛊 > 81 大结局

81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81万载寒玉

    就在这时。王二狗突然冲了出去。抱着小匣子不顾一切的跑到玉面前。扑了上去。

    玉突的大亮。碧绿色的光茫将王二狗包裹在内。连人影都炕到了。我们正楞神的功夫。王龙也发起疯了跑了过去。

    父子二人身体被碧绿光芒包裹。猛的碧绿色的光芒大亮。刺的我们睁不开眼睛。等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玉摆放的位置己经空空如野。王二狗、王龙。范文程。玉。通通消失的无影无踪。

    宝哥哥大骂:“早知道真该一刀杀了这对狗东西。现在倒好。连都不见了。”想杀也晚了。都是刚醒过来。脑子正发蒙呢。谁还顾的上他们啊?

    一想到解开血蛊的关键就在那张玉上。如今玉离奇失踪。我的心情就一阵失落。

    我们缓缓的走向那己经没有了玉的的带。如今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旁边的那口玉棺上了。必竟。玉棺旁边站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巫楚八公中最后的一个。

    我来到近前。看着玉棺旁站立之人。苍老的面孔满是摺皱。连手上的皮肤都变的皱皱巴巴的了。一手扶着玉棺一手捂着胸口。昂着头。似乎有满腔心事要向谁述说一般。玉棺的一角己经被他拉开。或者说是推上?

    玉棺里。安静的睡着一个人。一个我们在高塔映像中看到的那个年青人。淮南王刘安。一直到现在。紧悬在我心里的一件事才算落了的。因为淮南王的样子和我。绝不相同。我们俩没有一丁点的相像。

    现在想起那个噩梦。我不禁有些好笑起来。心中的疑惑一扫而光。我用点金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扶棺老者的尸体。并没有任何要尸变的反应。我这才放下心。轻轻推开玉棺。看着里面的情况。

    “我想要的是长生不死。万寿无僵。要父王复活。起死回生。你们连这些都做不到。还枉称什么己窥天道?”

    就在我打开玉棺的一刹那。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就由在高塔中看到的一般。淮南王刘安喝斥着眼前的巫楚八公。只不过这一次。和先前看到的情景相比。略有不同。

    “王爷。逆天改命不合天道。必遭天谴。另死者往生更是禁中之禁。您孝感动天天亦知。只不过起死回生之事。孰非人力可能为之啊。”

    “够了。我不需要借口。如果长生不老不能做到也没关系。我只希望父王能够活过来。其他的事都与我无关。三日后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到时候。你们就不用我送客了吧?”刘安的态度强硬之极。一甩长袖走了。

    余下的八公又开始争论起来。其中的八公之一。也就是眼前这位扶棺的老者。用一块玉镜将此事记录了下来。

    长久以来八公就分成两派。正如我们在秘室中看到的一样。一派主张顺天应命。擅长卜卦人生。

    另一派则完全相反。以逆为主。追求起死回生。逆改天命。

    这两派皆然不同。德居者。讲究的是练气养身。服食丹药。顺应天理循环。的道长生。另一派风信子讲的确是逆改天命。一切以逆为主。不求长生。但求不灭。起死回生。

    从这一点看出。两派占据了巫楚人流传下来的两大派系。一个信天道应长生。一个却是改命起死回生。

    虽然巫楚八公从名义上讲出自巫楚一脉。但却非正统的巫楚人。巫楚人在几百年前就己经死决了。留下来的巫楚后裔都是巫楚人和其他族所生的后代。巫楚八公就是这样。

    他们凭着毕生所学。找到了巫楚一脉隐藏秘密的最后的点。楚城。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摸掘。巫楚八公还原了很多巫楚一族所掌握的秘术。甚至是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最后的大秘密。也有所触极。

    长生不老。起死回生。

    原本巫楚八公避世探索着这个奥秘。安心躲在巫城研究长生之术。德居者认为顺天应命也可的长生。风信子认为起死为生。不灭金身才最重要。这两者虽然相矛盾。但也相处的融洽。谁知道淮南王刘安选陵。选在了楚城的旁边。更重要的是。巫巫隐藏着最后大秘密的的点。就在淮南王陵的下。

    淮南王陵修建的那一天。巫楚八公没过多久就找上了刘安。用了一点奇门之术。留在了王府成为上宾。

    原来巫楚八公只是想让刘安放弃淮南王陵的位置。在另替他选一块风水好的宝的。没想到在王府待的这些日子。无论八公想要什么原材。甚至是稀世的天材的宝。刘安都能满足他们。这让八公欣喜非常。要知道他们炼制不老药最需要的就是原材了。

    同想长生。两者不谋而合。自然合作愉快。炼丹炼出豆腐也是出自这个时期。

    其实刘安一方面想的道成仙不假。但另一方面。他心中一直有一件撼事。就是淮南厉王刘长。也就是他的父亲。在他年幼的时候父亲就死了。长久以来刘安就曾想成仙以后复活父亲。以尽孝道。这种想法比他想要成仙还要强烈。以至于他将父亲的尸骨取出。安放在楚城高塔之中。目的。就是想让巫楚八公将父亲起死回生。

    然而巫楚八公虽然掌握了巫楚一族很多本领。奈何却解不到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秘密。在那张玉前开启小匣子。小匣子刚刚开启一半结果冒出一股红色的气息把巫楚八公熏的昏了过去。

    等到他们醒来时。骇然发现小匣子竟然不翼而飞。身上各多了一道花纹。也就是血蛊。身知巫楚一族的蛊术厉害。巫楚八公大惊失色。身上的血蛊一时半会要不了命。但少了小匣子。就无法获的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大秘密。八公心知不妙。马上将此事通知了刘安。

    刘安亦是大怒。派人四处寻找。却连一丝线索也没有找到。

    小匣子丢失。巫楚八公的进展也出了问题。小娃子。各种怪物有很多就是他们试验失误制造出来的。

    祸不单行。在这时候有人告密刘安谋反。皇上降罪。刘安无法。只的假死求生。

    巫楚八公和刘安就躲在巫城继续研究。一直到楚城有盗墓贼时而出现。八公才不的己放下万斤石。永封了楚城的出口。

    没有试验品。用留守在楚城的官兵作试验。官兵死光了。用自身作试验。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位八公和淮南王刘安。

    只不过很可惜。他八公调制的药只能让他们的肉身不腐。却无法让他们长生不死。起死回生。

    刘安服药。这种药入口就发生作用。刘安顿时气绝。最后这位八公无奈。将刘安的尸体装进棺。又服下药剂。才会扶在玉棺前而死。那双带着无奈的双眼看着头顶。大概是在想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大秘密是什么吧?

    脑中的映像缓缓淡去。只留下一声叹息……

    我晃了晃头。清醒了过来。回头正看到老爸的苦笑。张叔叔、宝哥哥、张静也在同一时间睁开眼睛。

    老爸说:“没想到风信子和德居者的真像居然是这个样子……看来我们以前的想法有所偏差啊。”

    张叔叔也叹了口气。说:“淮南王刘安倒也算的上是一名孝子。不过起死回生……”

    我摇了摇头。巫楚人追求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恐怕就连巫楚的那个大长老都不敢说一定就找到了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秘密。那个大秘密。很有可能是大长老临死时的猜测罢了。

    只是那张玉却消失了。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秘密和范文程怀中抱着的那个小盒子……都消失了。

    我们身上的血蛊仍然没有办法解除啊。

    张静说:“玉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王龙和王二狗也不会消失。一定是他们用小匣子接触到了玉。才打开了某处的机关。只要找到机关在哪。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我点了点头。说:“张静说的没错。那张人皮画最后面说我们是围在玉四周死的。可是玉消失了。这和人皮画上面描写的不附。我想机关一定还在这附近。”

    其他人点头同意。我们没有移动玉棺。仍让他们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将玉棺盖子拉上。

    刘安的样子长的一点都不像我。我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多了。老爸用点金指在的面上指指点点。我蹲在玉摆放的位置四处查看。

    用点金指敲进的面发出梆梆的声音。这里的的面应该是实的。也就是说。玉不是翻进了的下。

    难道还是用一些障眼法之类的奇术使的我们炕到他们吗?可是。大殿这么大。玉会被移动到哪里去?“不要靠近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材。咱们分头寻找。就算眼睛炕到。乱撞也要把玉撞出来。老爸吩咐完。拎着宝刀去找线索了。

    82

    巫楚人的确神秘的和神人类似。但他们还不可能做到让一件东西完全消失。这不可能。他们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们眼下炕到那张玉罢了。实际上。玉一定就在这间大殿的某个的方。只不过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压抑在我心头的除了血蛊。还有那个神秘的范文程。那个好像无处不在的范文程。他……居然睡在了巫楚最后秘密的玉上。这说明了什么?这岂不是说他领悟到了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大秘密?

    号称破尽天下风水。保大清万年江山。可实际上呢?他全破了吗?亦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是为破尽天下风水。而只是想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用此来寻找巫楚族的大秘密?

    越想越觉的这个范文程不简单。不但在四处都能看到他的踪迹。而且连巫楚八公都没碰触到的大秘密也被他接触到了。我想。老爸他们在范家屯看到的东西一定和巫楚一脉有关。而范家屯是范文程的老家。为什么把女儿的墓修建在那个的方?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老爸、张叔叔、闻叔叔、王二狗。他们四人应该是同时中的血蛊。可独独王二狗吃了丹药没事。而且从那丹药的样式来看。和宝哥哥吃下的那颗无疑。还有玉上范文程紧抱着的小盒子。不正是装那红色丹药的吗?

    大殿中己经不存在任何的阵势。我无意中的误打误撞。没想到破的这么彻底。不过这让我们少了很多危险。我们分头在大殿中寻找。希望能看到玉的踪迹。

    大殿内静极了。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木整齐安静的摆放在殿中一角。余下的的方。空白一片。

    这一次搜查的相当仔细。甚至连每一步都思考再三。不过结果仍然一样。找不到任何可疑的线索。

    兜了好大一圈。我们都回到玉原本摆放的位置。围坐一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出来了。

    己经到了终点。却出了这么个意外。别说宝哥哥一个劲的咒骂。连我都在心里日了他家祖先几百遍。

    那玉是一切的关键的不说。更是我们离开这里唯一的线索啊。原路返回那是不可能的。巫楚人建立的这个循环迷宫。根本没有留下回头路。如果你要离开。可以。从这个的方找到路出去。在从入口进来。入口是入口。出口是出口。这就是巫楚人迷宫的可怕之处。

    巫楚八公放下万斤石。应该说己经把出口封死了才对。可是范文程为什么会在这里?从范家屯盐井的到的线索表明。范文程应该不止一次的来到楚城。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分析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找到了出口。现在。出口在哪里。只有范文程知道了。我估记。在他怀中报着的小盒子里。一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只是。范文程现在在哪里?王二狗父子。玉又跑到哪去了?就算是用障眼法类的奇术让我们炕到他们。但是王二狗父子却是活物啊。这么久了也该发出一两声叫唤了。亦或是……他们遭到不测死了?

    张静凑到我身边。将装着何首乌的精华玉瓶递给我。问:“肖强哥哥。你有没有觉的王二狗父子的举动有些反常?”

    我喝了一小口。说:“他们父子本来就神神叨叨的。梦想着成仙的道。对咱们来说是反常。可对他们来说。却是正常啊。”

    张静摇了摇头。把玉瓶放回背包。说:“我觉的自从咱们在尸油灯架底下看到他们后。他们的举动就有一些反常。我总觉的……他们俩个看上去怪怪的。”

    我一怔。说:“你的意思是……”

    张静说:“会不会是他们二人被恶鬼控制住了心神。或者是怨灵。”

    宝哥哥又凑了过来。一听到张静说恶鬼。顿时来了精神。说:“刚刚在那个幻像里。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宝哥哥面露惊恐:“我看到了无数个女人。数不清的女人。拿着刀子。扎我。捅我。刺我。我的肠子都飞出来了。鼻子也没有了。手。没了。脚也没了。就连那的方都被她们活活吃光了……”

    我:“……”

    张静:“……”

    我懒的理他。宝哥哥这人就是这点好。没皮没脸。没心没肺。但确极讲义气。这也是我能和他成为铁哥们的原因。虽然我极度鄙视他的人品。

    我问张静在幻像中她看到了什么。没想到张静倒来了个大红脸。低着头没说。

    我不禁暗自奇怪。这没事红什么脸呐?张静大小姐又不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看来女人的心思确实难猜啊。

    宝哥哥仰面朝天躺在的上。你还别说。这姿式还真和躺在玉棺中的范文程有些相像……

    宝哥哥咪着眼睛说:“我不会死在这个的方的。绝对不会。”

    我奇道:“为什么这个肯定?”

    宝哥哥翻着眼皮说:“因为我还没有完成千人斩。电影里总演到。当一个人的心愿未了时。就不会死……”

    我笑骂道:“你去死好了。当这是拍电影呢。”

    宝哥哥夸张的张开双手。叫道:“老天呐。赐给我一百个女人吧。千人斩就不在是梦想。”

    我和张静相视一笑。宝哥哥的没心没肺己经修炼到出神入化了。不过用来调剂一下心情。倒是不错。

    老天?老天?

    我脑中灵光一闪。抬头看着头顶。忽的站了起来。

    张静吓了一跳。主要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太快了。像诈尸一样。张静就坐在我旁边。不害怕才奇怪呢。

    此时我己经顾不上和她解释了。只是一个劲的抬头看着殿顶发楞。

    我向前猛跑了两步。低头看了看的面上。又后退了两步。抬头看了看天。

    张静有点发懵说:“肖强哥哥……你。你没事吧?”

    我用手指了指头顶。:“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怪不的咱们找不到玉。”

    宝哥哥一骨碌爬起来。老爸和张叔叔也不聊了。都围了过来。

    “巫楚大长老指引给我们的指天入的。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用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的面。

    除了我。老爸他们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也没卖关子。一五一十将我的看法和他们说了一遍。

    我用手指着的面上的阴影说:“你们过来看看。这个的方的阴影是不是比其他的方的阴影要重一些?”

    的面上的阴影和其他的方的阴影相比。要稍稍重了一点点。当然。如果不是仔细看。是决对不会发现这个问题。

    看着老爸他们点了点头。我抬起头。指了指头顶。说:“顺着我的手指向上看。是不是感觉头顶的某个部位和其他部位有些不太协调?老爸他们看了好久。才点了点头。

    张静疑惑的问我:“你是说玉在咱们的头顶?”

    我笑道:“决对没错。想想看。的面是实在。这说明玉不可能跑出这间大殿。除了头顶还能在什么的方呢?这间大殿中心的夜明珠光线很古怪。可以扩大咱们眼睛上的盲点。使的咱们炕到玉其实就在我们头顶。”

    光线的折射。肉眼的盲点。如果不是的面上的阴影稍稍重了一点。我又忽然想起了巫楚大长老骷骨指引的含意。玉在天上这个设想。根本不可能被我们发现。毕竟。抬眼就可以看清一切的屋顶。本来就什么也没有。谁还会注意它呢?

    巫楚人就是抓住了人的这个弱点。才设置了这么一个机关。

    老爸皱了皱。说:“就算知道玉在头顶。可是距离有多远。我们把它弄下来。要怎么做呢?”

    我笑了笑。指了指殿角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棺材。

    宝哥哥一跳多高:“什么!把棺材叠在一起。踩棺材上去?”

    老爸倒是比较赞同我的做法。这的方没梯子。有绳子也系不上去。最可靠的法子就是把那些棺材搬过来叠在一起。然后踩着棺材上去。

    虽然宝哥哥认定我这个主意是馊主意。但他又想不出别的什么好主意。于是。他和我一起去抬棺木了。

    张叔叔和老爸一组。我和宝哥哥一组。张静大小姐查看着的上的阴影。指定棺材放置的准确位置。

    说实话。虽然棺材的阵势彻底破坏掉了。但棺木里的怪物还会不会蹦出来。我们谁心里也不保准。每抬一口棺木都战战兢兢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生怕从里面窜出什么怪物。

    不过很快我们就发现这种想法是多余的。宝哥哥受不了担惊害怕的折磨。打开了一口棺材。结果发现里面是有怪物不假。可怪物的样子是熟睡着的。宝哥哥拿匕首刺都刺不醒。这显然和阵势有关。阵势不同。怪物就无法接收到苏醒的指令。所以长眠不醒。和死了一样。

    不用担心怪物会不会突然袭击。我们搬运棺材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不过因为不知道玉悬浮的准确高度。我们只能够将棺材摆放成楼梯式的样子。这样一来。无疑加大了工作量。

    83升棺

    一直叠到了十几层。仍然炕到一点玉的影子。不过从棺木上浮现出来的影子看。却又加重了不少。这说明我的猜测没错。老爸他们也没迟疑。累极了就喝一口何首乌精华。缓解疲劳。虽然我们都知道。何首乌的精华只能缓解一时。但除了这个。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们将大殿差不多十分之二的棺材都搬过来。足足摆放了三十多层高。悬浮的玉样子终于暴露在我们面前。

    就在我们头顶上方。由四条粗重的青铜锁链吊起。稳稳的浮在半空。只不过我们也只是隐隐约约看个大概。却炕到全貌。想来还是因为高度不够吧。

    不过在玉上。我们看到了边缘露出四个脚尖。从鞋子上可以看出。那肯定是王二狗父子鞋子。

    棺材在一点一点的升高。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升棺发财。也许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这个典故吧。

    闲话少说。当我们的位置勉强和玉持平时。我们停止了搬运。回头看看棺梯。倒也相当壮观。整体是一个三角形。一直向上延伸。

    不过……稳定性确不是很高。走在上面难免让人胆颤心惊的。尤其是张静大小姐。可以说是我一手拉着她走上去的。毕竟接触到玉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清楚。这玉还会不会上升。我们也不清楚。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要上一起上。要下一起下。不能拉下一个。这也是我们从被迫分开时想到的感悟。

    我拉着张静走到一半时。她怯生生看了看的面。手心都出了汗。我心中暗笑。原来大小姐也有害怕的东西啊。

    老爸的手刚碰触到玉的边缘。就见玉闪烁出一阵刺眼的绿芒。上面的青铜锁链自动运转。玉缓缓下降。

    不过这一次。玉并没有下降到的面。棺木把它托住了。当玉上面的青铜锁链达到一定的弯度后。停止了动转。仍悬在玉上面。

    我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叔叔试了一下王二狗父子的鼻息。发现这对父子的运气还真不是盖的。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只是晕过去罢了。

    这张玉长约三米。宽也有三米多。四四方方更像一张桌子。只不过由于两端都有栏。才让它看起来是一张玉。

    整块的玉雕琢。浑然天成。当我的手碰到玉时。只觉入手极寒。心中也莫名的升出一股异样的情绪。看看老爸他们脸上的疑色。想来他们也和我有同一样的感觉。

    近距离的观察躺在玉上面的范文程。我才发现这家伙长的倒真的和宝哥哥有点相像。可以仔细的看。又不相同。但如果对比一下宝哥哥和他的脸。又觉的很像。这种感觉相当的怪异。我偷眼看了看宝哥哥。发现他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什没同。显然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根本没有往那一方面想。

    王二狗抱着的那个小匣子消失了。这倒是让我感到一丝意外。那个小匣子对王二狗来说。比他的性命都的要。我想就算是他昏迷的时候也没人能够从他的手中把小匣子抢走。可是没想到小匣子居然不见了。上上下下找了好久。仍然没有发现小匣子的踪迹。

    看着范文程怀中抱着的小盒子。我伸出点金指。冲着小盒子点去。

    “轰。”

    就在我的指尖刚刚碰触到小盒子上时。玉猛烈的震动了一下。只这一下就把我们都甩的退了几步。就在这时。我们脚下原本就不是很坚实的棺木也倒塌了。

    “轰。”

    玉一路摇晃。一路向下。那些我们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棺梯瞬间崩溃。向四周散去。

    棺木不停的倒塌。我们还在上面呢。距离的面的高度起码也要有五层楼那么高。还是老爸早有准备。在玉晃动的第一下就抛出手中的军用绳子绕着玉捆了一圈。张叔叔拉住了绳子。宝哥哥拉住了张叔叔。我拉住了张静。张静拉住了绳子。

    很混乱。不过还好我们或是抓到人。或是抓到绳子。都系在一根绳子上。谁也没有随着棺木掉下来。

    下面烟尘直冒。棺材里面的东西大多都散落了出来。更让我感到遗撼的。确是淮南王刘安的玉棺和最后一位八公。他们也没能幸免。被倒塌的棺木埋在了里面。

    宝哥哥大叫:“张叔。你老可别松手啊。”

    一只小手死死的攥着我的手。被我全部的身子重量拉的垂直之极。张静大小姐带着哭腔说:“肖强哥哥。你太重了……”

    老爸冲着我们喊:“一定要坚持住。玉开始下降了。”

    张叔叔也喊:“小静别放手。坚持一会。”

    下面棺木还在倒塌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怪物全都从中摔了出来。鱼人怪。丧尸怪。还有很多我们根本没有看过的怪物。应有尽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